<var id="nhd15"></var>
<menuitem id="nhd15"><strike id="nhd15"></strike></menuitem><var id="nhd15"></var>
<menuitem id="nhd15"></menuitem><cite id="nhd15"><span id="nhd15"><var id="nhd15"></var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nhd15"><strike id="nhd15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nhd15"></var>
<var id="nhd15"></var>
<menuitem id="nhd15"></menuitem>
<cite id="nhd15"><strike id="nhd15"><listing id="nhd15"></listing></strike></cite>

(樓上一直有床響的響聲)小說全文免費閱讀

  • 時間:
  • 瀏覽:114

其實YY執法部門領導完全可以不說這些話,直接揮手,就把陳浩拷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畢竟逮捕令都簽了,跟你一個犯罪分子,還有什么可廢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由于被欺騙的氣憤,再加上要替老戰友孫大偉的兒子出氣,所以YY執法部門決定演戲演全套,把當眾打臉的功夫做足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樣的報復才算來得有勁嘛。

        眾人聽得一臉驚愕,二臉懵逼,三臉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本來以為YY執法部門當眾逮捕陳浩這件事是個大烏龍,陳浩應該和這事一點關系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想到真有關系。

        難道昨晚陳浩真的像YY部門領導說的,破壞了一起綁架犯罪案件,和犯罪分子做斗爭,事后還和張小敏一起去報了警?

        這也太夢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陳浩在培訓時的表現就是個乖乖的三好學生,尤其在女記者們的眼里,陳浩完全是個安靜的脾氣溫和性格也很好的帥哥。

        盡管有點不合群,也不近女色,但這正是帥哥的矜持和驕傲所在啊。

        YY部門領導說的,是他們心目中的陳浩嗎?

        反差太大了,感覺不真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年輕女孩卻是浮想聯翩,眼里忍不住冒出小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 難道我喜歡的陳浩大帥哥還有一個暗中隱藏的身份?

        就像美少女戰士里的夜禮服假面先生一樣,是一個在黑夜里鏟除罪惡,行俠正義的夜行客?

        哇塞,幻想變成真實,太浪漫了!張小敏敏感的察覺到了她們的情緒變化,冷冷的掃了一眼,心里暗罵:“一群騷貨!”

        陳浩可不知道圍觀群眾豐富的內心反應,一本正經道:“夏領導,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我根本沒做過你說的事情,我昨天經歷的,已經在報案時都跟你們說了,你這么說,是想故意栽贓陷害我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臥槽,居然還敢義正言辭的反問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YY執法部門領導一怔,隨即氣笑了:“你的意思,是你根本沒做過是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陳浩道:“當然,我是記者,知法懂法,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有素質的優秀社會公民,我明知道你說的那些肯定是違法行為,又怎么會去做呢?

        這不是邏輯有問題嗎?

        不能因為你是執法部門領導,具有執法權,就可以隨意誣告陷害他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錯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教室門口,一群女孩子嬌聲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浩說的這么有道理,她們當然要表態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男記者們看了她們一眼,表情各異,心里卻均想:“一群騷貨!”

        YY部門領導臉色變得難看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想到陳浩居然無理強辯,振振有詞,周圍還一堆捧臭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氣氛可有點不對勁,和他預想的狠狠打臉,然后趕緊利落的抓人帶走的場面不太相符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誣告陷害你?

        陳浩,你可真能為自己狡辯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他厲聲道:“是不是躺在病床上,剛手術完已經變成終生殘疾的孫大國親口說的話,也是誣告陷害你?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你可以說孫大國不在這里,沒聽見他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昨天晚上,孫大國的那些保鏢也都親眼看見了你動手,我讓他們親自指證你,看你還怎么反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說著,YY部門領導回頭道:“讓證人上來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那面容硬朗的執法人員點頭應是,拿出對講機,打開開關:“把人帶上來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陳浩聳聳肩膀,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YY部門領導惡狠狠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陳浩越是這樣滿不在乎,他心里越是來氣,如果不能當眾把陳浩臉抽腫,簡直無法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電梯上來,門打開后,一個執法人員帶著數名穿著黑色西裝、身材強壯魁梧的男子走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人都是昨晚孫大國帶的保鏢。

        說是保鏢,其實就是每天跟孫大國一起除了好事不干,其他什么事都干的混混和獄友,身上或多或少,都有些案底,否則孫大國殺人也不會帶著他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夏領導,證人帶來了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那執法人員匯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YY部門領導點頭,看向眾保鏢:“孫大國昨晚被人打成殘廢,是誰動的手,你們現在給我指出來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眾保鏢一起指向陳浩:“是他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YY部門領導冷笑一聲:“聽見了吧,陳浩,你還有什么話可說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陳浩攤手道:“要說的可多了,證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YY部門領導道:“什么證據?”

        陳浩道:“我打人的證據啊,就是物證,比如視頻啊,照片啊之類的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YY部門領導冷笑:“還要物證?

        你可真能強詞奪理,為自己找轍,這么多人指控你,難道還不夠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陳浩道:“人證再多,也只是一面之詞,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    夏領導,我還認為你執法犯法,故意栽贓陷害呢,而且我有證人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張小敏:“她就是我的證人,小敏,你說夏領導是不是執法犯法,故意栽贓陷害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張小敏雖然平常逗逼,但其實反應很機敏,立馬明白陳浩的意思,煞有其事的道:“沒錯,夏領導,我證明你身為YY執法部門領導,身居高位,卻利用權勢和人民賦予你的權利,執法犯法,該當何罪?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四個字,居然問的正氣凜然。

        YY部門領導大怒:“胡說八道,說我執法犯法,栽贓陷害,有什么證據?”

        陳浩呵呵一笑:“夏領導,這不正是我剛才問你的嗎?

        沒證據,證人豈不就是一面之詞,有什么用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YY部門領導愈發惱怒:“這么多證人,難道會冤枉了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陳浩嗤笑道:“人多就有用?

        來來來,各位同學,你們替我做個證明,我犯罪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眾記者自然向著他,齊聲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陳浩昨天在我房間里,跟我玩躲貓貓來著,一晚上都沒出去,怎么可能犯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個身材嬌小,戴著眼鏡的女記者舉手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眾人愣了一下,齊聲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家夏領導剛才還說陳浩昨晚上去報案了,陳浩也承認了,你編借口能不能編的靠譜一點,太扯了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賓館房間就那么大,你們怎么藏一晚上貓貓?

        藏被子里啊,干啥呀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“負責任的告訴你,陳浩是大家的,不是你自己的,YY不可取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別說這種話,沒看見張小敏的眼睛都綠了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戴眼鏡的女生漲紅了臉,大聲道:“要你們管,反正我說的就是事實,不管你們信不信,反正我是信了,陳浩,愛你呦?!?/span>

        說著,戴眼鏡女生向陳浩甜甜一笑,伸出手比了個小心心。

肉枪玩遍武林美妇_free性欧美video在线播放_日本乱人伦av精品_gogo日本艺术高清大胆_国产第一页浮力影院_tube17学生